松鼠的牙刷

日本語で読みたい場合は、下のGoogle翻訳サイドバーを参照してください。

家里常常有松鼠访客,初初乍眼一看,会以为是老鼠。因为这品种的灰松鼠没有膨膨松松的尾巴。

这些松鼠们都长得很像,如果它们一伙都集中在一起的话,很难辨认谁是谁。不过当中有一只脸黄肌瘦的,来得频繁,所以我大约是认得它的,我在心里面叫它“瘦瘦”。

偶尔听到传来像剥硬壳的声音,再看看地面上散佈着细碎的食物果碎,我就知道那小家伙又来了。它很聪明,什么时候,树上结了什么样的果实,我放的食物是不是给它的,它清楚得很。有一次我在亭子里啃苹果的时候碰见它了,我把苹果掰开一半,望着它邀请道:“苹果?嗯?”,结果一天下来苹果在那是原封不动的。它目睹了我亲手置放在那,自然而然决定那是陷阱,所以不碰。至于那些置放在别处的水果,看起来不像是特意招呼它吃的,则被它啃得七七八八的。

动物,就只能等它们自行靠近你。你越想接近它们,它们越是抗拒。

不过我觉得瘦瘦和同伴们应该感觉自己在这里安全无虑的,因为时不时会看到它们活蹦乱跳的在我们小院里满树跑。 有一次,瘦瘦有难了。我不晓得到底它是怎么“躺”到了一张有胶粘剂的纸皮上,在外头那里鸣鸣求救着。它很努力地想挣脱,一边惊恐地四处张望。当我走近时,它立马张牙舞爪地,准备发动攻击。
我把它带到亭子,给它的身子洒了面粉,然后轻轻地用牙刷刮掉它身上的褐色粘状物体,有好几次它眼看我手上的“牙刷武器”就要“攻击”它,总是千钧一发之际,两只迷你手伸来,紧急捉住了我的牙刷,那眼神是极度害怕却想要和我拚死的感觉。来来回回数十次之后,也许我的动作并没有弄痛它,又或许它知道我正在帮它。它渐渐地不再捉住我的牙刷,也停止了挣扎,乖乖地让我东刷西刷。大约两个小时后,我终于把它身上70%的粘剂除掉,这个时候的它已背离纸皮,且四肢行动自如,所以马上以星移电掣的速度逃走。 我很担心。它身上还有一些粘剂,万一它回到丛林后,再次粘到其它地方摆脱不了,那怎么办?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常常看到其它松鼠的出没,不过再也没看到瘦瘦了。 我心里难过,心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害了它。如果当初确保它安全后才放它,那就好了。只好安慰自己也许它因为在我家附近遭遇那样的意外,所以害怕会发生同样的事情,才不再来这里。

我常常会想起瘦瘦害怕时的神情。 害怕,是很苦的事。我指的怕不是那种看到蟑螂时,看恐怖电影时的那种怕。而是动物受到生命威胁时,且不知道将会如何被伤害时的那一种怕。

动物其实比我们人类可怜很多。 仅仅一件事,时刻挂着“害怕”在心头。那已经是很累的事情。

2018-2020 Ranvling.com. 蓝铃 ランリン. You agree that you will not modify, copy, reproduce, sell, or distribute any content in any manner or medium without per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disclaimer informs readers that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